<cite id="rykpz"><delect id="rykpz"><acronym id="rykpz"></acronym></delect></cite>
<acronym id="rykpz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rykpz"><form id="rykpz"><xmp id="rykpz"><acronym id="rykpz"></acronym>
<output id="rykpz"></output>
<label id="rykpz"></label>
<dl id="rykpz"><form id="rykpz"></form></dl>
<acronym id="rykpz"><form id="rykpz"></form></acronym>
當前位置:首頁 > 思政資訊 > 媒體關注

光明日報:這樣做思政,為什么受歡迎

來源: 光明網-《光明日報》 發布時間:2017年09月30日 15:44:09

【教改透視】

編者按

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怎么上才能真正入腦入心入行?在日前召開的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,北京市作為典型發言,交流了該市以思政課建設為引擎,全面加強高校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習研究宣傳的先進經驗。本期,我們選取了北京11個高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究協同創新中心為思政課開拓沃土、開設“名家領讀經典”課程以增加思政課感染力、建設名師工作室打造思政課高層次隊伍等三方面做法,努力回答好一個重要問題——

  學生的局限性不是課沒講好的托辭

作者:張文木(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戰略問題研究中心教授、“名家領讀經典”課程講授者)

列寧曾說,只有掌握人類的全部知識才能成為共產主義者。這話換個說法,其實就是說只有掌握海量的知識、更廣泛的知識,才能成為一個好的講課者,一名好的馬列主義教師。

我們做學問,是要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,要接國家治國理政的班,不是為了個人那一點點小“學問”,不僅僅是為了把課講好,更不是僅僅知道馬列那幾個教條,教條沒有用。我們是為了培養社會主義接班人,為國家培養治國理政的人才,這才是中國教育的最高境界。我們不應從專業的角度來講馬列主義課程,應該從培養社會主義事業接班人、培養治國理政人才的高度來講授馬列主義。歸根到底,我們是為了中國道路、中國人的發展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。

這樣做思政,為什么受歡迎

如今的孩子經歷的是直通考,缺少社會閱歷和對立面的社會實踐,但好處是他們有系統的歷史知識儲備,書面知識比較完備。因此,在講授的過程中,只要把他們自己的發展和祖國的命運結合起來去講,用歷史出現的大量實例,學生就能很容易地接受。譬如,古羅馬時代地中海一帶有很多大學問家,因為他們亡國了,做了羅馬人的奴隸。著名的《伊索寓言》的作者伊索就是奴隸。羅馬人常常指著家里的奴隸說,這個是哲學家、那個是數學家。八國聯軍當年入侵中國進了故宮城,他們不會背詩,但我們的宮女會背詩,他們把宮女都往水里趕,國亡了,沒命了,此時詩書還有何用?

通過這樣一個個生動的故事,將個人的發展與國家的發展結合起來講,同學們就容易理解。我們講的國家命運,就是高于個人主義的大道理。

孩子們最關心的是以后的生存和發展,你將馬克思主義大道理與他們個人的發展結合起來講,肯定講得通。問題是現在很多人總投學生個人偏好,講一些個人主義比如精英主義的“小道理”,不給同學指出太陽的光明,卻津津樂道于月光的皎潔,這是走不遠的。

我覺得,馬克思主義是很鮮活的學問,本來就應該講好。學生是有局限性,但不能把學生的局限性當成課沒講好的托辭。講課跟講故事一樣,故事里又充滿哲理,比如資治通鑒的寫法,就是一事一理,還都是些治國理政的大道理,自然能夠引人入勝。上下五千年的故事都在這里,其中就貫通一個道理,這就是國家興亡,匹夫有責。

讓馬克思說中國話,要從中國的生活說起、從中國道路說起、從中國人的命運說起。你得說中國的事兒。中國的事兒,核心是中國命運的事兒,命運的事兒是大多數人關心的事兒。好思想是從土里長出來的,而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。

我們做研究、做學問和授課,都不能脫離實際。戰國時,齊國和秦國都重視學問。齊國的知識脫離實際,搞白馬非馬,還辦了稷下學宮,秦國就給齊國很多錢,讓齊國做這些唯心學問。秦國則起用商鞅、李斯、韓非子這些經世致用的人,做經世致用的學問,這種學問關乎國家興衰,關乎人的命運。結果,當秦國打到齊國時,齊國竟無一人是男兒,沒有任何抵抗就投降了。中國的宋朝也重視學問,但脫離實際,熱衷于唯心主義的東西,因而亡國很快。

為了讓我們的教師不脫離實際,根據我個人上山下鄉的經驗,我認為,我們的馬列教師們不能光把目光放到國外,而應多到中國農村去,到基層去,對此要有制度性的安排,不能流于形式。讓教師了解中國的實際,為中國人民服務,為中國的勞動者服務,扎根中國的土地,將自己儲備的豐富的知識,用于解釋和解決中國社會主義實踐中的問題,這樣才會形成有益于中國人民的知識,有了這樣的知識,我們的馬列主義課堂就會生動起來。

(光明日報記者杜冰整理)  

《光明日報》( 2017年01月05日 14版)

這樣做思政,為什么受歡迎

好的思政課,總是這樣吸引人。光明圖片

好的思政課是可以把我們“說服”的課

作者:高若云(北京師范大學學生)

我心中好的思政課是“有道理”的課,而不是簡單的灌輸一些正確的觀點。同學們對政治課缺乏興趣有許多原因。我們是出生在新舊世紀交替時的一代,市場經濟是“出廠設置”,物質上的豐盈和獨生子女的身份,使我們更加叛逆和追求個性。

我認為,好的思政課就是可以把我們“說服”的課!比如像“名家領讀經典”系列課程,老師們都是娓娓道來、細細分析,絕對沒有強硬地向我們灌輸價值觀的意思,上課的時候,每到動情處,我經常是噙著熱淚;而聽完課,老師們的教誨經常會在我腦海里縈繞好幾天。

本系列課程的第二課是李零先生講《我勸天公重抖擻》,其實李老并不是共產黨員,他也沒有大談特談馬克思主義好,反而是針砭時弊語帶機鋒。李老就那么坐著講,語氣也很平淡,但是他的話讓我們感到振聾發聵,反思良多。我想這就是一節極好的思政課,它能讓學生產生很多后續的思考,能產生對自己、對時代的反思。  

《光明日報》( 2017年01月05日 14版)

指點江山,激揚文字,暢談天下盡自由

作者:潘瑞彬(北京科技大學學生)

我所向往的思政課堂,一方黑板,三尺講臺,一塊熒屏,講師言詞酣暢淋漓,生動詼諧,不拘束不刻板不禁錮于制度的泥淖,學子盡辭隨心隨意,不憂慮不拘謹不束縛于身份地位。世界政治,大國外交,全球軍事,人類思想,都變成奇妙的音符,我們和老師一起,將其譜寫成靈動精彩的樂章。我們不僅僅是思想的接受者,更是思想的創造者、傳播者。在這里,我們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思想的碰撞,激起文化千層浪。

前不久聽了金一南教授的《百年滄桑:從東亞病夫到民族復興》課程。身為將軍,卻無將軍的架子,態度謙遜,為人親和,思想深刻,恪盡職守,言語簡練卻極其富有感染力,講課投入又深情,講到動人之處幾度淚光閃閃,聲淚俱下。數不清掌聲雷動了多少次,只記得,每一個人的神情,都是那樣專注。這是我們的思政課,更想命名其曰“思想巨人震懾人心之課”。

在這樣的思政課上,指點江山,激揚文字,暢談天下盡自由。

從這一刻起,愛上思政課。 

[責任編輯:楊璐遙]

中文字幕日本无吗